首页 >> 教科研系统构建 >> 学术交流研修 >>变革指向儿童核心素养——记清华大学附属小学“1+X课程”体系实践探索
详细内容

变革指向儿童核心素养——记清华大学附属小学“1+X课程”体系实践探索

“我5岁开始学剪纸,师从工艺美术大师张凤琴,我喜欢剪纸,因为它好玩又好看,是一门传统的民间艺术。”郝云柯穿着正式的小西服,“煞有其事”地开起了自己的个人小讲座。

讲座像模像样,有PPT、图片,童真有趣,讲座的声音奶声奶气,语言并不流畅,但一脸的自信,15分钟的介绍中还穿插了台上台下的互动,你能相信这是一个一年级才6岁的学生吗?

“让孩子站在学校的正中央。”清华大学附属小学校长窦桂梅这样解释,不管是一年级的“奶娃娃”,还是六年级的“小大人”,都可以在学校的“水木秀场”开讲座、做展示。“说说我的中医爱好”、“介绍一下我的玩具收藏”……连家长都羡慕起来了:“孩子这么小就能开讲座,想都不敢想。”

“孩子都是天生的梦想家,而我们要做的是,提供一个舞台。”窦桂梅说。

从“主题教学”到“课程整合”

以儿童的角度来思考教育

提供舞台,才能让孩子站在学校的正中央。

“水木秀场”是舞台,课堂更是学生发展和成长的舞台。

但一次听课经历让窦桂梅深入思考,什么样的课堂才是指向“人”的课堂?

第一节语文课,语文教师循循善诱,声情并茂;第二节数学课,教师条理清楚、言简意赅;接下来,课间操,英语课,体育课,教师们无一例外地都给孩子们安排了各种各样的学习任务。

孩子们无论高矮胖瘦、个性如何、差异多大,都要完成统一的教学任务。

这样的教学,显然不是“因材施教”。

窦桂梅是语文特级教师,早在20余年前就开始“小学语文主题教学”的教学探索,尝试将教材中单篇课文碎片化的教学内容以主题加以统整,从儿童的视角出发,整合课内外资源,进而整体提升儿童的语文素养,发展学生的核心素养、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种教学基于三个理念:语文立人、整合思维、儿童立场。

这样的理念仅仅适合于语文吗?为什么不能进一步延伸、迁移?

    2011年9月,当上清华附小校长没多久的窦桂梅,从主题教学实践探索中受到启发,开始了主题教学思想引领下的课程构建。

“主题教学的核心思想——立人,就是学校课程建设的核心理念。主题教学的思想方法——整合,更是学校课程建设的根本途径。厘清了这个,才有助于学科融合,才能把人的发展、人的成长当作教育的根本目的。”窦桂梅一再向记者重申。

如何做到“增效”不“增负”?清华附小把课程整合作为攻关的硬骨头和关键词,探索三条整合的路径:学科内渗透式整合、跨学科融合式整合、超学科消弭式整合。

语文自然成了“课程整合”的排头兵。

学校使用的是北师大版教材,整合之后,教师们对教材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

“把教材分为精读文和略读文,精读文全面覆盖、精学精练。略读文,学会生字新词、体会文章大意,一般一个课时结束。”主管语文教学的李春虹主任介绍说,这样节省出来的课时,引入人教版、苏教版等其他版本的经典教材和大量课外读物。

整合后的课程内容,教师怎么教?学校依据课程标准,在对学情进行分析的基础上,制定并研发学科目标体系,编制出版了每学年一册的《小学语文质量目标指南》(简称《指南》)。

“我们的《指南》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教材和教参,更不是教辅或练习册,它是课程标准的细化、语文教材的深化、语文学科教学内容的明确化、语文学科认知体系的序列化。”窦桂梅说。

记者翻开《指南》,看到与以往的教参不同,它的脉络非常清晰,“一手好汉字”、“一副好口才”、“一篇好文章”是质量目标,“一手好汉字”又细化为“正确、规范、美观”;“一副好口才”细化为“倾听、表达、应对”;“一篇好文章”分为“读懂一篇好文章”和“能写一篇好文章”,前者细化为“理解、统整、评鉴”,后者细化为“积累、表达、运用”。这些目标,又细化到小学六年12个学期的语文各学期,并给出了相应的实施策略、资源包,以及完善的配套考试评价样本等。

“各种关于课标的解读本很厚,但我们在尽力‘变薄’。”副校长王玲湘告诉记者,“别小看了这本《指南》,它可是教师教课、上课、评课最有力的支架。”

学生怎么学?学校研制出使质量目标落地的课堂操作体系《小学语文乐学手册》(简称《手册》),打通课前、课中、课后的通道。每一篇精读课文都有“乐学单”,分为预学、共学、延学三个板块。有了它,用学生家长的话讲:“孩子们,乐了,学了,乐在学中。”

学科内有了整合,学科间也开始整合。语文与英语、音乐与美术、数学与科学……看似各不相同的学科,因为有着内隐的统一的主题、问题、概念,而走到了一起。

数学教师王丽星执教的一节汇报课《蝉与质数》,就是数学与科学的整合课:南美洲有一种蝉,每13年、17年都会集体冒出一次。因为13和17都是质数,在此时冲出地面可以更好地避开天敌。

“质数本来不好理解,但用这个例子,孩子们的兴趣一下子就被激发了。”王丽星说,“不在数学的小圈子里周旋,从生活中来,与生活整合重塑课堂,反而效果是出奇的好。”

的确如此,由蝉引发的知识点是“爆炸式”的,孩子们学会了观察表格,看到了分界线,明白了函数对称,还了解了什么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

“以前我们按教材教,现在从学生的角度来思考,打通了单元界限、学科边界,这样的课堂真正让学生有内驱力。”王丽星说。

美术教师聂焱就是这么干的。整整一个月,他的美术课不是在教室里,而是在清华大学里。这位年轻的帅小伙儿带着孩子们在大学校园里,观察每一棵树、每一个枝芽,让孩子们用石头作画,表达出“悲伤”、“快乐”“疯狂”等不同的表情。他们不仅写生,也写下了作文,写下了一段生命记录。

除了学科内的整合、跨学科的整合,超学科的整合,更让学习跨出了课堂、教室的限制,直接走向了大千世界。

不仅如此,学校还找到了“戏剧”这一超学科消弭式整合的有效形式。借助戏剧,每个学期,每个班级选择一个主题,编排校园戏剧。那一周,可谓是学校的“戏剧嘉年华”,孩子们自己选择主题,编写剧本,制作道具,排练节目,忙得不亦乐乎。

而这种忙碌当然不是没有意义的忙碌和快乐。一台戏剧,融合了语文、音乐、体育、舞蹈、美术、书法、数学、科学等多个学科的知识,各科教师都围绕孩子排演的需要,随时候命,提供指导。

演自己的戏,看别人的戏,“戏剧成为儿童的第二重生活”。它不仅让学生增长了知识,还领悟了真善美,提高了语言表达、艺术审美、实践创新等综合能力。这不是一举多得?

从“教师中心”到“学生视角”

一个卓越的“学习共同体”诞生了

“培养什么样的人”是办学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这也是“课程整合”的最终价值取向

在窦桂梅的思考中,儿童发展核心素养的概念愈发清晰。

几经讨论和研究,特别是倾听了学生和家长的意见之后,清华附小制定了附小学生五大发展核心素养:身心健康、成志于学、天下情怀、审美雅趣、学会改变。这五种素养涉及自我发展、文化修养、社会参与三个维度,在孩子的身上表现出“健康、阳光、乐学”的形象,从而完成学校“为聪慧与高尚的人生奠基”的办学使命。

怎样完成确定的培养目标,要靠课程来实现,学校构建起独具特色的“1+X”课程体系。

“1”,即优化整合的国家基础性课程。

“X”,即实现个性发展的特色化课程,从两个维度分为学校个性课程和学生个性课程。学校开设60多门可供学生自主选择的特色化课程。但除此之外,还有学生自创的各种个性课程,本文开头提到的学生的“水木秀场”就是其中之一。许多曾经在秀场上一展身手的学生,比如讲《昆虫之谜》的李嘉华、讲《疯狂的石头》的阳抒诚,都成了同学们心中的榜样,此外在学生自创课程中,学校还为有特殊困难的学生提供种子课程、为学有余力的学生提供“一条龙”衔接课程。

课程整合之后,最突出的亮点是:体育成为核心,阅读成为常态,创新与实践随处可见。

孩子天生爱运动,学校提出了“每天体育三个一”,即每天一节体育课,每天一个健身大课间和一次“晨练微课堂”,每个学生一个体育自主选修项目,这已经成为清华附小课程整合的重要标识。

早上7:15至7:40是“晨练微课堂”时间,孩子们选择自己喜欢的项目进行锻炼,或踢足球,或打篮球,或练习轮滑……这样的“自主选择性”同样体现在体育必修课和选修课上。在体育必修课上,学生们打破班级界线,根据爱好,组成新的班级进行学习;在体育自主选修课上,学生们更是完全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项目。

而在所有的运动项目中,足球成为每个清华附小学生必修的特色课程。因为足球能够培育现代公民所应具有的顽强意志、刚毅品质、团队精神和国际视野等。为此,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之后,清华附小举行了自己的“世界杯”,40个班级分别代表不同国家参赛,男女共80支球队,人人参与,精彩无比。说起这些故事,教师和孩子们脸上洋溢着笑容。

有动必有静。有“晨练微课堂”,也有“晨读微课堂”,清华附小学生“爱读书”是出了名的。“两座阅读的灯塔照耀儿童的人生”,是学校经常提的一句话。一处是远处的国学经典,一处是近处的儿童经典作品。

四年级学生张涵玢,以前不喜欢国学,觉得就是死记硬背。来到清华附小之后,教师把国学经典与课文学习进行整合,让她重新爱上了国学。

为了让近处的儿童经典影响更多的孩子,清华附小的教师团队为每个年级研制出“清华附小推荐阅读书单”,每学期25本,小学6年学生要读300本书。推荐的书目覆盖了文学、科普、社科、艺术等各个领域。不仅如此,还有每周一节的“主题阅读课”,这堂课上,教师带领儿童通过不同的课型,与经典亲近。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窦桂梅告诉记者。

在窦桂梅的办公室,进门首先看到的是孩子写给她的小贺卡,自制的各种小玩意儿。毫无疑问,孩子也站在校长办公室的正中央。

让记者更为惊异的是,这位“功成名就”的著名校长现在依然上课。

“我怕当校长时间久了,自己就‘坚硬’了,不了解孩子了。”这是窦桂梅给自己提出的要求——“做一个永远站在课堂上的校长”。

或许正是因为有了校长上课的“示范作用”,清华附小的课程整合之路才走得“高大上”又“接地气”。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教师们对于如何在课堂上实现学科之间的整合感到困惑。为此,窦桂梅上了一节引领课《皇帝的新装》。

这节课,从儿童的成长需要出发,在夯实语文的字词训练、情景朗读基础上,整合了英语、美术、音乐等多学科的知识,这些知识在儿童的心里发酵,动态生成“回到事物本身”的哲学智慧。

窦桂梅在身体力行地告诉每一位教师:学生才是学习的主人,教师要调动一切手段,让学习变得有趣、有用、有意义。

有什么样的课程观,就有什么样的课堂。

从“教师中心”到“学生视角”,教师们在课程整合中的感受,很难一句话说清。

“对我们来说,真的是非常大的挑战。”英语教师黄耀华说,相比于以前,她现在要做的事情更多、更细了。“不断筛选优质的课程资源,为学生提供更丰富的内容,确实很难,但很有成就感。”这位从教十几年的中年教师甚至这样说,“任何一本教材都是过时的,而每一个孩子都是特殊的现在进行时,所以我们必须要改变。”

汤卫红是去年8月才调来学校的数学特级教师,自言变化是“翻天覆地”的。“以前我们说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其实这种问题是成人视角下的问题,要发现真问题,做真研究,就要求教师有更高的占位,俯下身去了解孩子,彻底转变观念。”

“1+X课程”研究中心负责人胡兰更是这种“转变”的代言人,她曾经一度觉得自己怎么跑都跟不上学校前进的步伐。“怎么整合,怎么上课,课堂与课程如何平衡,那时真是一团乱麻,感觉都快撑不下去了。”

但几年的磨砺下来,胡兰不仅成为学校的课程专家,还经常代表学校向全国各地的教育同仁介绍经验。“学习是最好的保养。”她笑吟吟地说。

“课程整合”改变的不是一位或者几位教师,而是整个团队。

“每一个团队都有差异性,不是每位老师都能做到最好。”王玲湘说,但她用绘本《犟龟》的一句话来鼓励年轻教师们:“只要上路,总会遇上隆重的庆典。”

的确如此,年轻教师们的成长速度可以用火箭飞天来形容,李春虹毕业不过4年,已经带起了一个小团队。沈美从不自信的教学新手成长为教学能手,也不过用了几年时间。

让窦桂梅特别欣慰的是,这些年轻教师不仅在教学上日新月异,同时也在科研、德育等诸多方面如鱼得水。

当教师眼中有学科,她看到的只是知识;当教师眼中有儿童,她看到的是整个世界。这样的环境熏陶出来的教师怎么会不强大?

“让教师去做,去尝试,我们相信团队有力量。”王玲湘说。

    2014年9月,《小学语文主题教学实践研究》获得首届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这是清华附小以团队的名义获得的最重要的奖项,它属于窦桂梅,也属于她所在的这个“最刻苦”、“最创新”的团队。

“这是我见过最卓越的‘学习共同体’!”来校参观后的日本著名教育学者佐藤学这样说。

从“正中央”的孩子到“正中央”的家长

为儿童发展的核心素养而整合

一所学校的改变,学生最有发言权。

“科技嘉年华快要到了,我好期待,我还要做一个讲解员呢。”四(3)班学生屠镜睿说。

“11月是数学与科技节,我学会了解九连环,能在10分钟内拆掉九连环。”三(7)班学生李泊宁说。

阳光小导游、小小金融师、懂法小公民、微电影制作、DI头脑风暴、篮球、轮滑、跆拳道、软笔书法、竹笛……丰富的课程与活动,孩子们如何不喜欢?

提起学校的办学理念,孩子们一口一个“健康、阳光、乐学”,如数家珍。

这些词语不仅是孩子口中的热词,也是家长口中的高频词。

记者随机采访了5位家长,听到的都是“让孩子站在学校的正中央”、“为聪慧与高尚的人生奠基”这类话语。看得出来,家长高度认同学校的办学理念。

原因很简单,正如学生许馨元的妈妈所说:“学校开展的所有活动都是为学生着想的”。

2014年,许馨元转学来到清华附小,为了让她尽快适应环境,学校特别安排许馨元成为“水木秀场”的第一个讲座者。那一天的盛况许妈妈至今都记得:“台下掌声雷动,闺女可激动了。”

更让许妈妈惊喜的是,孩子的自理能力与以前是天壤之别,有时她想帮忙做点事时,许馨元都会说:“你帮我,是阻碍我成长。”

“孩子的荣誉感,有时让大人都自愧不如。”孙悦心的妈妈心疼地告诉记者,去年的戏剧节,尽管高烧到39度,但孩子坚持要来,因为“那是我们班的戏剧,人人都有角色,一个也不能少”。

“那一刻,我特别强烈地感受到,这是孩子成长的舞台,她就站在舞台的正中央。”孙悦心的妈妈说。

纸面上的核心素养变成了一个个具体生动的案例,也点燃了家长们对教育的热情。

学生家长于永超是一所著名律所的合伙人,也是学校家委会的副主席。

“在我心里,学校的事是第一位的。”这位家长告诉记者:“3年来我几乎亲历了学校所有的重大活动。一次次走进学校,亲眼看到孩子站在学校的正中央,并见证孩子们的一个个惊艳成长,这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孩子们看到爸爸妈妈来到学校,自然而然地把爸爸妈妈融入学校教育的样态当中,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由此无缝连接。而对于于永超个人来说,感觉自己也站在了学校的正中央,在每一次走近校园的过程中,他都有对教育的新认识,对孩子的新发现,对人生的新感悟。

“孩子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究要走向社会、成为他(她)自己。孩子未来走多远,从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我们今天给他们的是什么。”这是窦桂梅经常向家长说的一句话。

今天,我们能给孩子什么?

曾经,窦桂梅为这个问题而焦虑。

但现在,她找到了答案:“教育要聚焦学生适应未来社会发展和个人终身发展所必备的核心素养,增进‘人的本质力量’,要为儿童发展核心素养而整合。”(康丽 房涛)

客服中心
华师教育研究院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