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涵共建与发展 >> 区域品牌共建 >>课改:从颠覆概念开始
详细内容

课改:从颠覆概念开始

 

课改并无玄妙,只要厘清一些概念,回到源头上审视常识,往往会有顿悟之感。比如,“学校”之所以不叫“教校”,可见,“学”比“教”重要得多;“教学”、“教学”——“教”的其实是如何“学”;“学生”、“学生”——“学”之重点在“生成”;“生成”、“生成”——没有“学生”的参与什么也“成”不了;“生动”、“生动”——唯有学生动起来,才有课堂的精彩。

“学校”PK“教校”——好学校是一方池塘

“如果你在地里挖一方池塘,很快就会有水鸟、两栖动物及各种鱼类,还有常见的水生植物,如百合等等。你一旦挖好池塘,自然就开始往里填东西。尽管你也许没有看见种子是如何、何时落到那里的,自然看着它呢……这样种子开始到来了。”这是美国思想教育家梭罗在《种子的信仰》里一段著名的话。这里的“池塘”就好比我们的学校,学生可以是“水鸟”,可以是“两栖动物”,也可以是“植物”,不需要你看见种子是如何、何时落地,种子开始到来了,这就是“自然”的力量。

学校意味着以“学”(学生)为主体,以“学”(自主学习)为正事,以“学”(学生学习)为核心。而“教校”,强调的是教师意志,有高压塑造的味道。“教校”,就难免灌输,就难免说教,就难免违背学生心愿。

人非生而知之者,但都有好奇心与求知欲,学习其实是学生的天性。天性是不可忤逆的,天性就要顺其自然,就要按照认知规律、思维习惯、兴趣特长,去引导、满足、呵护。从这个意义上讲,最好的学校即自然生态。如果学校总是专门和儿童“作对”,体现出来的不是儿童的需要,而是校长的“思想”、教师的意图,这样的“教校”当然是“反儿童”的。

教学:“教”的其实是如何“学”

提起课堂教学,我们常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那么我们在课堂上做到“授人以渔”即够了吗?从关注每个学生未来与发展的角度来看,课堂教学的终极目标既非“鱼”也非“渔”,而是在授“鱼”和“渔”的过程中让学生学会“做人”和“学习”。会做人,则可以根据自身条件去选择“工农商学兵”;会学习,出水自知两腿泥。曾经为了“渔”,教师开始注重教给学生学习的方法、解题的技巧,着意培养钻研的习惯、思维的方式。殊不知,教师的“授渔”远不如学生的“索鱼”重要,学生想吃鱼,弄到鱼的方法自然要比困难多。渔,乃雕虫小技耳,在直立的善学的智慧的人面前,何足挂齿!

第斯多惠在《德国教师指南》中说过“凡是不能自我发展,自我培养和自我教育的人,也就不能发展,培养和教育别人”,这话大有道理。学生不想“鱼”的时候,老师授之以“渔”没大用。可许多老师喜欢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学生,无视学生的胃口,一味强调“渔”的重要,硬逼着学生放下球拍去摸“钓竿”,这是育人之道吗?要知道大餐固然美味,但不见得人人都爱它,也不一定符合个人的口味。正确的做法首先是把每个学生都看成是有思想、有个性、有品位、有差异的“人”。再逐步培养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学习观、营养观……第三步才是把“大餐”搬到学生面前,让他们去品尝,去挑选,去评价,去烹饪,去享用。在美味佳肴的诱惑下,在人生意义的指引下,在习惯养成的自觉下,学习就是水到渠成,就是自然而然,就会“无须扬鞭自奋蹄”。

遗憾的是现行教育不重视“育人”,不教会“学习”,而是把臭鱼烂虾一个劲地往学生脑子里塞,不管学生有无需要,把活蹦乱跳的孩子硬按在池塘边让他们手持钓竿,呜呼,“人”之不存!“学”将焉附?学会做人,要给予课堂民主,师者自觉站到“学生公仆”的地位上,而不是吆三喝四耀武扬威;学会做人,要解放学生思想,鼓励他们质疑,允许有不同答案,而不是统一规范,标准划一,千人一面;学会做人,要崇尚道德,弘扬真善美,鞭笞虚伪,斥责敷衍,务实求真;学会做人,就是学会与人性的弊端作斗争,与社会的邪恶想抗衡,与人生的理想共飞翔。真正学会了做人,也就学会了学习。

学生:“学”之重点在“生成”

爱因斯坦曾对“素质”如此定义,就是把学到的知识全忘掉后剩下的东西。由此可见,学习不是死记硬背,学生更不能做“两脚书橱”。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而创新的要素之一就是要有“生成”。这里的“生成”,就是推陈出新、不断创造,就是让“1+1”大于2,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学完南辕北辙的荒唐,推知缘木求鱼的可笑,是为生成;接触了勾股定理,能以自己的方式证明,是为生成;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是为生成。

“生成”是因势利导,因学制宜;“生成”是让不同的学生得到不同程度的发展;“生成”是一种开放,是活力在冲涌,是智慧在碰撞,是新知在诞生。根据学生在回答中生成的认知差异予以导向性的评价,会直接影响学生思考的方向和思维的深度、广度乃至教学的效果。个性化的学习,最能体现学生的思维品质和思维习惯的差异,许多问题并非只有唯一答案,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教学中,事先考虑到学生思维习惯的差异,根据学生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预设”,再在课堂上机动灵活地引导“生成”,学生才容易进入积极、能动的学习状态。

生成:有“生”才能“成”

由于成年人与孩子之间存在着阅历经验、认识水平和知识能力等诸多差异,在思考问题时,自然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别。如果教师喜好“以己度人”而不习惯“换位思考”,师生间就会各说各话形成隔膜。这就提醒教师要学会“蹲”下来,只有和学生站在同一水平线上,才能更好地倾听学生的想法,明白学生的意图,理解学生的心声。而那种目中无“生”,唯“师”独尊的教学,是难有“生成”的。

在成人眼中看到的孩子行为未必就是你所想象的,不能用成人的眼光去看待孩子,要知道“孩子的世界是单纯的,为什么非要用成人复杂的心理和眼光去看待他们?”瓜和茄子到底有什么不同?在成人眼里不屑一顾,可是孩子只能一点点地去发现。孩子就是孩子,不要以“成人之心度小孩之腹”,不要用教师的认知经验想当然地认为学生也会如此,知识的传授需要过程,让学生以他们的方式去获取知识总结经验,教师应该有足够的耐心去倾听,去揣摩,去帮助,去理解,去同步。

教师的心中只有装着学生,能设身处地为学生着想,能以学生的眼光去看待、分析、处理问题,能察觉并重视学生每一处微小的进步并及时予以表扬,才有师生关系的和谐,才有学生真正的成功。

生动:课改就是让学“生”“动”起来

气韵生动,意态灵活,能感动人,是为“生动”,无论写文章还是讲话,能做到“生动”,就值得赞美。然而,我想借“生动”一词,谈课改的精髓,那就是让学生动起来。

我在杜郎口采访,初二学生李然说:“你看我们上课多自在,走来走去,可以站着也可以坐着,可以倾听也可以分享,简单的问题自己就能学会,稍复杂的问题在小组内也能解决,剩下难的问题,听听同学来讲解,感觉特别受用,老师偶尔的插话,我们都特想听……”

“杜朗口的意义,在于让我们看到了学生的学习潜力是无限的,让教师意识到‘教’的功用不过如此,离开了老师的‘教’,学生照样会学,而且能学得更好。杜朗口的课堂还给了学生自主学习的地位、权利和尊严!同时,把教师不可一世的权威消解了淡化了,还原为和学生平等的学习合作者。”河北省固安县英才中学校长何志杰如是说。

杜郎口课改之所以成功,就在于他们围绕着“学生、学情、学法”不断反思,想尽千方百计让学生“动”起来。为了让学生动起来,他们“一切从学生出发,激励、唤醒、鼓舞”;为了让学生动起来,他们“相信学生,解放学生,利用学生,发展学生”;为了让学生动起来,他们在“满足好奇心与利用展示欲”上大作文章,终于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课改就是改思想,改什么思想,就是变以‘教’为中心改为以‘学’为中心,并围绕‘学’重建教学关系和师生关系。”说得简单一点,“课改就是让学生动起来。”(梁恕俭)

 

客服中心
华师教育研究院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