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于我们>>研究院动态
详细内容

“读写萌发”解决了写话教学中存在的诸多难题

难题,就是那些多年想解决、一直在解决并且还没有解决的问题。自吕叔湘先生指责语文教学中的“咄咄怪事”以来,语文学科就一直处在课程改革的中心,存在的问题却是愈改弥坚,以致成为“顽症”、“痼疾”,可以堪称是问题最多的一个学科,其中“写话”就是语文教师在低年级语文教学中碰到的“难题”之一。

写话,就是低年级学生把想说的话用汉字写在纸上的行为过程,是学生用书面语言表达见闻及思想情感的一种方式,也是学生进入学校之后必须完成的一种表达方式的转变。只是相对于输入信息的“阅读”来说,输出信息的“写话”(习作、写作)要困难得多。

实际上,表达就是生命个体所具有的本能,因为每个生命体都需要信息、情感和思想的交流。小学生的表达愿望有时候比成年人还强烈许多,尤其是回家后把在学校里的见闻告诉爸妈、上学后把在家里的见闻告诉老师虽然他们掌握的汉字比较少,但是如果能够引导得法,学生大都能够围绕一个主题词写出几句相互关联的话。用“课标”的说法,这就是“写话”。

心理学研究认为,低年级是学生口头语言转换为书面语言的最佳时机,在这个阶段里,教师用心引导学生进行写话练习,就能够及时地把说话的能力转变成为写话的能力,并且取得事半功倍的效益。如果教师把大量的时间用在记背词语和模仿造句上,则会错过这个关键期,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读写萌发”借鉴系统论的思想方法,从汉语口语表达与低年级学生的文字表达的关系出发,研究如何把学生所驾轻就熟的口语表达形式转化成为学生很生疏、很发怵的书面表达——“写话”,并且引导实验学校的教师进行了六年多的成功尝试。由于“读写萌发”充分利用了学生的母语资源和刚刚学会书写的汉字媒介,由于老师创设了任由学生随性而写、个性展示的宽松氛围,学生特别有话要表达,对写话特别感兴趣,特别有新鲜感(这是除了口语之外的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尤其是能够把自己在课堂上完成的“写话”作品带回家里给爸妈看)。

六年多的教学实践表明,“读写萌发”能够解决的难题很多,诸如写话只存在于“课标”中却不能成为常态课的难题,低年级写话教学随意无序的难题,教师的指导束缚学生思维并且导致学生写话作品雷同的难题,教师批改学生写话作品无效而负担过重的难题,学生打怵写话、讨厌写话而教师无计可施的难题,写话教学两极分化的难题,老师和学生资源严重浪费的难题等。更为重要的是,“读写萌发”激发了学生书面表达的兴趣和热情,为之后的“习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为给老师们减负、给老师们找出读书的时间提供了有效的经验。

客服中心
华师教育研究院微信